腹话

【安雷+???】Wrong Thing in the Right Way

外向孤独症的新手酒驾司机:

预警:


费时一周披着4000字皮的……剧情吐槽


太子爷主场(对雷家大院hin感兴趣),还是之前的老调重弹,无趣没谱,严重OOC,满嘴跑马,全部都是我瞎编的


自己也无法概括这到底是一篇什么玩意,总之姑且大概还是安雷……?




Wrong Thing in the Right Way


 


雷狮进客舱的时候安迷修正在擦他的好伙伴冷热流,口里还念念有词地,类似“我不是故意要踩的”“我事先擦过鞋底”“别介啊”。


船长看傻子一样撇了他一眼坐下来,骑士先生手心一翻,剑柄数据化消散了。


雷狮最近戏份不太顺利所以心情欠佳,他一只脚从安迷修的腰后面横过去,整个人螃蟹般强横地挤进对方的背和沙发背之间的狭小缝隙,然后终于心满意足地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那双无处可放的手臂顺势从腰后绕过来,让正直的骑士冷不丁一阵寒颤。


“……我觉得这样不太对。”


“哪里不对?”


“我也说不上。不如你抬头看看标题?或者低头看看tag。”


“嘁,谁管你哦。”


僵持了一会,通讯板弹了出来。卡米尔看到这幅光景无语地扯了把围巾。


“大哥,有飞船发出了对接请求。接受吗?”


“不接,给我打下来。”


“喂,你这恶党也讲点道理啊,要是对方是求助的民船……”


安迷修刚打算阻止,整个船舱内亮起了扎耳的红灯警报。还没等身后的螃蟹王子殿下开口,他倒是先紧张起来,“怎么回事?入侵?引擎坏了?离子风暴?撞上四维气泡了?我去看下控制室!”


“不,不是。”卡米尔冷静的声音继续传来。“大哥,对方飞船直接解锁了舱门。我们星球的飞船是统一注册的,只有最高权限的飞行器可以直接解锁下级飞船,也就是说这船是皇……”


“雷狮!死老三!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离家出走,你有本事开门呐!”


好吧,明白了。


 


咆哮声由远及近,最后变成了节奏分明的拍门板。


“用过的梗还玩一遍,这作者怎么这样,敷衍。”雷狮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吩咐卡米尔待在控制室,顺带把安迷修按回到沙发上。


这个皇太子,当初明里暗里都想借着比赛之手除掉离家出走的三皇子,还曾亲自坐庄搞事,名言是剽来的“我愚蠢的弟弟啊”,似乎对方的痛苦挣扎就是他的快乐源泉。


安迷修一直默默以为那个鸟头意指“本太子闲出鸟”。


“你哥作为一个皇太子,也是很有毅力了……”


“毕竟他不是那种讨厌你就不想看到你的类型,他是‘讨厌你我就主动去搞你’的家伙。”


眼看门要拍散了,安迷修走过去按下舱门开关,差点被突然伸出的鸟喙啄到脑门。他不由后退了一步,心里对恋人的军师表弟又多了几分亲切。


这家人的个子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大啊,本来对此他也是不太介意的,可现在他不得不在意了。


“……幸会?”


“……”虽然看不到眼睛,但安迷修觉得对方应该是在藐视。


他小心翼翼地换了句开场白,“呃,或者……不要靠近,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


 


“你来干什么,就算要炸我的船也不用亲自上阵吧?”


“你以为我想来,看到你的脸都烦。哦,痛苦挣扎的表情除外。”


看着亲兄弟两句话就剑拔弩张,安迷修默默在心里记了一笔战损维修费,赶紧趁机插一句嘴,“虽然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但是怎么样才可以不恨他?”


太子爷斩钉截铁道,“等宇宙的最后一个质子消失。”


此恨绵绵无绝期啊。


“亲兄弟体谅一下嘛,最近大家都不容易。我竞速赛垫底晋级还被叫跟踪狂,连我的凝晶这周也正式加入了‘元力武器权益保护组织’……你再看看恶党,才几集的时间发色也变了,人也被折腾得面瘫了,自从被发条超车之后笑都不笑了,比上一季好像还瘦了点……”


“谁管他啊!”


这是你家口头禅吗?


“不管怎么说恶党又不跟你抢皇位,嫡出皇子里又是你最小的弟弟,干嘛非得和老三过不去呢?”


结果对面像是被关键词引爆了一样,“什么你问为什么?史书和故事里继承王位的总是三王子,最漂亮的是三公主,能嫁给王子的总是小女儿,不仅如此,什么河神的斧头,维托·柯里昂的继承者,鲍西娅选婿的铅匣子,全都是第三个人获利,凭什么?!”


“呃,因为需要炮灰告诉你其它选项的结果……不是,说真的,你因为这个恨你亲弟弟到死?”


“当然不是了。”太子一秒冷静,“后面剧本还没发,先恨着。”


“……”


真是随心所欲的一家人呢。


安迷修继续,几乎是乐在其中地真诚劝诱,“想想他小时候跟在你后头打转,扯着你的袖子仰脸看着你叫‘皇兄大人’的可爱模样,良心不会痛吗?” 


太子以扯秃头上羽毛的气势怒吼,“神特么脑补!我就从来没有见过那种样子,这家伙从小就知道上房揭瓦!”


“那……你回忆一下,就算是这个糟糕的恶党,也有着让人内心融化的时期的吧?(你在说什么鬼?)也是有着穿连身婴儿装,肉肉的脖子上围着口水兜,眯着眼睛打奶嗝的时期吧?(没有,闭嘴。)恶党长得人模狗样的,小时候肯定可爱得很。快回想一下,起码对你的弟弟燃起一点人类的情谊好吗?”


雷狮转过头,认真地说,“你今天在晾衣杆上睡。”


“……我又不是蛇。而且你们哪有晾衣杆,我又为什么要听你的?”


“船是我的。”


“你是我的。”


空气凝滞了几秒,平日里的Noble idiot此刻明显思维加速了。


对面果然垂下手来,可惜脸上的表情变化如同眼睁睁地看着苍蝇飞进喉咙一样精彩。他颤抖着嘴唇,半晌才憋出一句,


“雷狮就是个小魔鬼!话都还不会说一句的时候,就抢走了老子的宝宝毯!”


“你那时候都几岁了还抱着个宝宝毯?你是莱纳斯吗?”


“母后亲手给我织的!”


“妈宝!”


“王八犊子!!!”


如果他们是皇女,此时恐怕已经开始扯头发撕裙子,用鞋跟互殴,拿长指甲挠对方的脸了。好在雷狮一早就说过“我哥是个搞权术的文职,虽然继承了力量但水平能挑个剑花都不错了”,所以没有真的打起来。


虽然如此,安迷修也很难找到一个正确的圆场姿势。他从兄弟吵架中得到了大量诸如“我本来想要的明明是妹妹”“凭什么你这家伙想干嘛干嘛老子就只能批文件”“十年前是不是你给我的狗喂巧克力”这样的陈年旧账。


正当他无计可施的时候,卡米尔偷偷进来了,从背后塞给他一个纸条。


哦哦,不愧是军师,还有锦囊用。


安迷修看了看纸条又看了看卡米尔,后者表情毫无玩笑意味。那边两位皇子面对面站着,在没有任何肢体接触(似乎是出于嫌弃)的情况下吵得人仰马翻。


妈哒,全是送命题。


安迷修心一横眼一闭,跨进硝烟地带故作感叹,“你们感情真好啊。”


皇太子立刻像是条件反射一样跳了几步远,“你你你刚说什么?!”


“兄弟吵架,说明你们感情很好啊。”


这下对面更是从脚到头一个激灵,非常诚实地露出了晴天霹雳的神情,“怎么可能!!”


有戏!安迷修继续敲打,“肯定是这样的吧?你亲自找到这个星系,还动用皇家权限,嘴上说讨厌其实内心还是很关心亲弟弟的动向吧?”


“没有!都说了没有!才不是为了这种事!!”


不愧是卡米尔,几句话之内太子爷已经处于百口莫辩、自乱阵脚的狂乱状态。


“别害羞,我理解的……”


“你理解个鸟!”


被故意强行傲娇的太子像是在控诉什么令人发指的行为,高大的身躯跳起来几乎要撞到天花板。


安迷修有点心软,察觉到的卡米尔趁胜追击,“那么,皇兄殿下是为什么来?”


“因为……靠!谁准你叫皇兄的!你这杂——”


太子嘴巴动着似乎要说出什么歧视性词汇,但可能忌惮于自己现在身处敌营,最后又很怂地咽回去了。


“——还不是老头子多事!说你们两个不是一个星球的要在一起会生殖隔离,但是家里的消息老三从来不看,竟然叫我来通知!我不是亲生的吧!”


不,这睚眦必报的特质来看你肯定是亲生的。


“这也太操心了,我们性别相同。”


不速之客理直气壮,“谁知道你会不会正好长了一个泄殖腔?”


安迷修备受冒犯,“……虽然我并不是很喜欢用床笫角色来说事,但除非你家老三是那种构造,否则我们是不会生出一个米诺陶诺斯来的。”


    “好像我在乎似的。哦,还有,我们雷王星的文明测评比你的母星整整高了两阶,老头子说了你俩门不当户不对,婚后肯定悲剧。”


“这不公平,我们虽然科技评级低一点,但我们星球环境怡人、人心淳朴,比你们那个跟恶党一样恶劣的星球宜居多了!”


“听上去是个不错的侵略对象。”


“……”


“总之,本太子才不是真心想帮老头子带话的。我是打算等你们生出怪物小孩然后每天因为三观不合身陷鸡毛蒜皮中年危机的时候,再来嘲笑老三的悲惨生活。”


“等等,那也就是说……你个人其实是支持我们的咯?


“哼,”太子爷傲慢地仰起头,第无数次重复道。


“谁管你们啊!”


 


总算送走一尊大佛,桶里的冰淇淋都化成了奶昔。看样子雷狮其实也恨不得把他哥拍成个坍缩平面,但那样就变成难以处理的政治事件了。最后太子单独乘坐的小型太空舱从他们窗前点火离开,亲兄弟隔着两层纳米玻璃互相比中指。


用银爵的话来说大概就是:亲人反目,兄弟阋墙,不忠不义,自食恶果。


但安迷修已经没那个立场了。喜欢上了恶党的他起码失去了道德高地,现在只能每天都尝试着在潜移默化中降低对方的邪恶值。


“……你看看,都叫你平时多行善积德了。”


“那不是下辈子投胎后的事吗?”


“请不要在我的台词里捡漏。也该学到教训了吧?亏我还好心提醒你两次,明明差点变光杆司令。”


雷狮闻言有点颓丧地捂住了脸,自暴自弃道,“我还有卡米尔,对吧卡米尔?”


“当然,我会一直追随大哥……到宇宙的最后一个质子消失。


少年扬起帽檐,露出一双绀蓝眼睛,和兄长一样的深色瞳孔透出毫无动摇的沉静。


 


客舱又只剩下一对冤家,可惜今日的嘴炮预算都透支了。他们像是大战了一场似的东倒西歪,眼看着恋人的脚又要往身后横,安迷修赶紧叫停。


“那什么,你介意换个姿势吗?”


“好啊。”


结果那只脚变成从身前跨过,双腿绕到后面缠住了安迷修的腰,胳膊也从肩膀搭到背后垂下,整个如同加大版护甲一样贴在对方身前。大概很久不用看见亲哥的船长心满意足地吁了一口气,把下巴搁在恋人肩上。


……感觉还是有哪里不对。


骑士有点艰难地越过他的肩膀,想要对专横跋扈的恋人提出一些权益(主要是自尊)上的协商。


“我觉得……”


“怎么?”


说话声在他脖子边上呼热了,他感觉到对方倚过来的脑袋,和眨眼间翕动的睫毛。不知为何,时隔多日,他觉得恋人此刻正在笑着了。


性格不合诚然是大部分人无法相处的首因,但偏偏是他俩擦起火花的缘由。他们可以让每一个锯齿针尖麦芒,也能稍稍位移让其严丝合缝。


他身体松弛下来,伸出手环住了有点摇摇欲坠的大只树袋熊。


 “……算了。”


这样也挺可爱的。


——万事总不是,歪打正着的嘛。


————Fin————


我原来取的名字是“小脑斧和大西几”,我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真是恨不得打个洞钻进去

评论

热度(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