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话

【雷卡】重修于好

亲亲

霜天七实月:

@维度无次元【VCE】 维次的机械师卡! 


链接走 维次的机械师卡


*因为文章内容原因,对原词有修改。 
原词:重归于好


*目录





咔哒咔哒。 
零件在卡米尔的手下晃悠。 
咔哒咔哒。 
残破的机械里伸出一只手。 

卡米尔是一个机械师,他有一个特别好的作品——名为雷狮的人偶,而且雷狮是一个拥有其自我意识的人偶,在这点上卡米尔的技术就不知道超越了多少机械师。 
当然这是违反规定的,但因为卡米尔的技术精良,将雷狮的关节装得极好,看不出什么来,才一直隐瞒至今。 
而卡米尔到底是有些后悔的——当时是为了测试他的技术到底合不合格,现在看来却是有个性过了头,已经到了桀骜的程度。 
比如现在。 
“卡米尔,我真的不能喝啤酒吗?” 
雷狮的头以一个诡异的弧度垂在椅背上,因为幅度过大的原因,一截球形关节露在外面。 
卡米尔把眼睛上的护目镜抬起来一个微小的缝隙,藏在护目镜之后的深蓝色眸子瞥了雷狮一眼。 
“第一,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你要注意你的言行了,不要把你的关节暴露出来;第二,你虽然可以吃喝东西,但不能过量,这个机关的初衷是为了让你更像人类,而不是让你暴饮暴食。” 
雷狮还是把卡米尔的话听进去了一些,猛的从椅子上坐起来,脊背挺得笔直,但只坚持了一会就又瘫了回去,语气也懒洋洋的。 
“我没有喝很多吧?” 
卡米尔这次连护目镜都懒得抬起来,右手把零件捏在一起,左手对着一个角落点了点,雷狮顺着卡米尔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四排啤酒罐整整齐齐的排在一起。 
雷狮耸耸肩,站起身把椅子转了个方向,下巴搁在椅子背上,双手无力的垂在两侧。 
“好吧好吧,算我喝多了行不行,那卡米尔你和我一起出去逛逛啊。” 
说完还义愤填膺的站起来,脚尖立在椅子上,转了一圈。 
“你自己看看你这个小工坊就这么大点,我早就转悠透了,你又整天窝在这里捣鼓你那堆零件,就不能出去看看吗?” 
卡米尔似乎才解决掉一个机关的重要部件,总算是放下了零件,侧着身子看向雷狮,手臂横在宽大的椅背上。 
“我本来准备这个机关做完就带你出去的,你再打扰我,我就取消这个决定。” 
雷狮听见蹦了起来,凑过来掀开卡米尔的护目镜在卡米尔的眼角轻轻一吻,陶瓷冰冷的触感被放大,卡米尔一时之间被冻得打了个寒战。 
“就等你这句话呢,卡米尔说话算话啊,那我自己找个角落玩去了。” 
卡米尔看着雷狮大大咧开的嘴角,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套路了——的确他原本没有这个打算,是雷狮实在太吵为了堵雷狮的嘴才这么说的,原本还没想到这么多,直到看见雷狮的反应才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但一直习惯于思考机械那些直来直去的图纸的大脑暂时没法恢复常态把这个问题整理出头绪,卡米尔也不是纠结这些的人,想了一会想不出结果就大手一挥置之不理了,转身又投进他那堆零件里面去。 

卡米尔半夜处理好了那堆零件,时间已经太晚了,就算带雷狮出去也没什么好玩的了。 
而雷狮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只是把卡米尔拉进怀里,轻轻咬了咬卡米尔的耳垂,就笑嘻嘻的表示可以明天出去玩一天。 
搞得卡米尔缩在雷狮怀里,皱起眉头看着雷狮的下巴——以他的身高就算抬起头也只能看见雷狮的下巴,和松散零碎的发丝,开始认真的考虑他当时是不是把雷狮造得太高了,手也不自觉在雷狮身上比划。 
雷狮看见卡米尔这副做派,就知道卡米尔又在质疑身高这个事情了,于是他仗着身高优势揉了揉卡米尔的头发,清亮的声线在卡米尔的耳边环绕。 
“卡米尔,不是我太高,而是你太矮了。” 
末了还长叹一声,似乎对这个事实很遗憾一样,但在卡米尔看不见的地方却是笑弯了眼睛——他可很喜欢这个身高差,能够让他毫不费力一把就能把卡米尔搂进怀里,下巴搁在卡米尔的发顶,感受着自己木头铁块和陶瓷不可能出现的温度。 
卡米尔对雷狮的话充耳不闻,依旧对雷狮上下其手,就差现场把雷狮拆开重装一遍了,雷狮还真怕卡米尔把自己拆了重装——只是因为这个身高问题,紧忙把卡米尔往他的房间一推,带上门。 
“卡米尔,晚安,早点睡别想了。” 
话虽然这么说,卡米尔却是不可能不想的,等到他干想了一夜,顶着个黑眼圈出现在客厅的时候,雷狮又心疼了,把卡米尔用被子裹成个团子,再度塞进他的房间里,做些鬼脸恶狠狠的威胁卡米尔,这次如果再不好好睡觉就把卡米尔桌子上那堆零件丢了。 
本来还有些迷糊的思绪被雷狮这句话一个机灵吓清醒了,倒不是因为雷狮的鬼脸,而是雷狮那么说了,最后真的可能把那堆零件丢出去——事实上雷狮想做这件事情很久了,甚至还付诸于行动数次,幸好全都被卡米尔拦了下来才没造成更多的损失。 
雷狮帮卡米尔捱好被角,再把卡米尔不死心偷偷摸摸藏起的手套和护目镜给翻了出来,在卡米尔绝望的眼神里丢到了门外——雷狮是知道那个手套里帮了多少稀奇古怪的小零件得,卡米尔倒腾这些就能倒腾一晚上。 
带上门,卡米尔在黑暗里迷迷糊糊的想到。 
刚才雷狮那雷厉风行的行动,到底谁才是主人啊。 

如果说有东西能够夺去卡米尔在零件上注意力的,恐怕只有甜品了,连雷狮都不行。 
雷狮恨得牙痒痒的看着面前的甜品,卡米尔两眼放光,甚至都带上了些许虔诚的意味用勺子觅了一勺放进嘴里,然后虽然脸色没有变,但熟悉卡米尔的雷狮知道卡米尔现在一本满足。 
“卡米尔…甜品就这么好吃吗?” 
卡米尔斜睨了雷狮一眼,脸上不动声色。 
“你是人偶自然不知道甜品的好。” 
雷狮有些泄气的摸了摸鼻子,甜品他也不是没有尝过,但是他固然有基本的味觉,却是没有办法品尝出卡米尔以前所说的——幸福感,他的味觉需要大刺激才能激发,这就是为什么他喜欢啤酒,气泡细细的按摩过每一个机关,有关味觉的一切被调动起来,而他这时候才有种也许自己也是人类的错觉。 
卡米尔喜欢的甜品对雷狮而言只是满腔溢散开来的甜腻罢了,甚至腻得过分让抢过卡米尔勺子就着卡米尔之前吃过的位置咬了一口呢雷狮皱起眉头,然后雷狮把勺子还给卡米尔,撇撇嘴。 
“我真没觉得这个有什么好吃的。” 
卡米尔的眉头拧在一起,不满的瞥了一眼雷狮,腮帮子微微鼓起嘴里嘀咕着什么,自顾自的生闷气却是不愿说话了。 
雷狮看着卡米尔这个样子好笑,凑近仔细听卡米尔在说什么。 
“暴殄天物。” 
“果然还是把雷狮拆了吧。” 
雷狮又想生气又想笑,气是气卡米尔居然想把他拆了,笑是因为卡米尔这副难得的小孩子样子——大多数时候卡米尔总是板着脸,嘴里说出的也是干巴巴的教条一样的语言,比雷狮还要像个傀儡,一个只会做机关的傀儡。 
卡米尔看见雷狮的表情,白了一眼。 
“怎么?” 
雷狮被卡米尔这个动作逗笑了,笑得不能自己,露出了球状的关节,卡米尔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笑得这么猖狂,突然卡米尔脸色一变,按下雷狮的脑袋。 
桌前站着一个衣冠楚楚的,带着不符合他脑袋的高脚帽的贵族,他的拐杖在地面上点了点。 
“请问,你是这个傀儡的主人吗?” 
卡米尔把雷狮挡在身后,头戴得护目镜在阳光下反射着异样的光芒,卡米尔沉着脸。 
“他是我的傀儡,有什么问题吗?” 
贵族的脑袋歪了歪,露出了一个自以为很绅士,其实很滑稽的笑容,眼睛不住在卡米尔小腿和手臂间露出的皮肤打转。 
“请您背一下我国关于傀儡的规定。” 
卡米尔低垂着眸子,挥了挥手。 
“我知道的,你想说我这个傀儡违反了规定,毕竟傀儡不能拥有感情。” 
贵族的眼睛转了一圈,向卡米尔鞠了一躬。 
“正是如您所说,那么我是不是应该——” 
“该怎么让你不要上报。” 
卡米尔几乎是冷冰冰的丢出这几个字,任由对方令人作呕的眼神从小腿,到手臂,最后到颈脖,终于等来了对方的回答。 
“噢,我想,您跟我回去一趟我应该就不会说了。” 
又是那个滑稽的笑容,卡米尔深吸一口气,手指绞紧自己手套上方的束手,轻轻点点头,准备走到那个贵族身边去——很满意雷狮这个作品,很喜欢雷狮,他还不想雷狮被拆解,嘴上虽然威胁雷狮,但也只是说说而已。 
还没走几步就被一只手拉了回去,熟悉的冰凉的陶瓷质感,卡米尔被雷狮整个人搂在怀里,下巴搁在卡米尔的头顶,卡米尔头上带着的羽毛状的装饰,像是猫尾巴一样挠在雷狮的脸颊上。 
“不好意思,你恐怕没这个机会了。” 
雷狮张狂的笑着,嘴角高高咧起,露出一对尖尖的虎牙,陶瓷的虎牙在阳光下反着光。 
“你听说过所有机器人都会装的一个东西吗?自毁机关。” 
卡米尔的眼睛瞪大,那双搂着他的手在顷刻间化为乌有,细碎的零件落在地上,卡米尔皱紧眉头——雷狮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这下难办了许多。 
卡米尔长叹了一声,咔哒一声把束手的扣带解开,看着散落一地的零件,不满的嘀咕着。 
“所以下次还是改一下雷狮的性格吧。” 
甜品店突然烟雾弥漫,卡米尔把围巾往上拉了拉,遮住口鼻——虽然不是特别有效的迷药,但还是注意些比较好,用束手的布把地上的零件包裹起来,在烟雾还没消散之际跑出了甜品店。 
卡米尔拍了拍他腰带上的暗扣。 
“该补充点新的药品了。” 

咔哒咔哒。 
零件在卡米尔的手下晃悠。 
咔哒咔哒。 
雷狮在卡米尔的手下复原。 

卡米尔抱着胸别过头去不看雷狮,雷狮耸耸肩。 
“我怎么知道你要做什么,我只能做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啊。” 
卡米尔冷着一张脸。 
“我是你的主人,你连你的主人都不信任吗?” 
雷狮脸上的笑容凝固有些尴尬。 
“我真的以为你会跟着那个贵族走。” 
卡米尔一拧眉,手上的扳手眼看就要抵到雷狮身上,雷狮赶快摆摆双手。 
“卡米尔,卡米尔,你要理解我是不是,我哪知道你身上会带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药啊?” 
卡米尔歪了歪头,想想好像也是这个理,就不再纠结这个事情,把雷狮整个人往外一推,把护目镜放下来。 
“好了,这次你别吵,我要捣鼓我的零件了。” 
末了,卡米尔顿了顿。 
“忙完了带你出去,不过这次不去市区了,去乡下住两天吧。” 

评论

热度(170)

  1. 晓梦霜天七实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