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话

牛逼!

荌蒾蓚:

“男人,你这是在玩火。”




雷狮找到安迷修时,后者正坐在城乡结合部的门口,抽着一杆旱烟。听到这句话后,那双拿两把镰刀都不会抖一下的手微微颤动了一个细小的弧度,烟袋在空中晃荡了一下。


他的眼神慢慢变得忧郁又沧桑,像是屋里的老黄。


顺便说一下,老黄是一只五岁的金毛。




他的声音沙哑,嗓子像被锡纸刮过。


他叹了口气:




“雷狮,就算你得到我的身体,也得不到我的心。”




雷狮从来没遇到过像安迷修这样的人。


他是村里唯一一个用上雷神挖掘机的人,载量三十六吨,手下的承包地,在整个村,能排第三。


村里的小媳妇头贴头脸贴脸地追着他跑,他开着挖掘机驰骋如风,那些妖艳贱货,他一个也看不上,在他看来,只有在双镰刀安迷修,能配得上他家的地,收庄稼的速度,跟得上他家的大壮。


顺便说一下,大壮是一头大水牛。




雷狮笑了,笑得渗人至极:




“我还从来没有尝试过被拒绝的滋味呢。”




安迷修抿紧了嘴唇,没有说话。而雷狮深深看了他一眼:




“很好,你已经成功地引起我的注意了。”






雷狮走了,安迷修的肩膀陡然松开,后背已经浸湿完了。要是雷狮再细心一点,就会发现,那双抿紧的嘴唇上,已经被咬开了小口,渗出血丝来。


师父从屋里出来,把剩饭倒进老黄的碗里,不紧不慢地走到安迷修身边,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不从了他呢?”




安迷修低下头,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抬起头来,旱烟呛人,他哪里真的会抽,烟杆子被他搁到门槛上,他站起身,垂着眼睛,张了张嘴,声线几欲发抖:




“日前,中办国办下发了《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意见》,土地制度的“两权”变“三权”,强化了土地经营的物权属性。既然是物权,转让时就要依据物权法按照市场价格取得收益。过去的转让,实质是承包经营权的份额分割,受让者具有代理经营的属性。按新的《意见》转让土地,转出者留下的是完整的土地承包权,转出的是独立的土地经营权。由于承包权与经营权完全分离,转受让双方权利明确,所对应的收益自然明确。经营权的出让者,可以按照市场和价值规律在更广泛的范围选取受让对象,无疑抬高了承包者的谈判地位和自主权,从而确保取得更多的转让收益,并且得到中央政策的保护。从权属性质上说,经营权的核心是收益权。”




他顿了顿,目光投向那个早已消失在村头路灯下的身影。


他说:




“这是有利于保障农民的财产收益的好政策,等雷狮有钱了,发达了,又怎么看得上我一个小小的城乡结合部小部长呢。”




师父没有开腔,他知道他这个徒弟心思缜密,却也没想到缜密到如此地步。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站着,对视着,苦笑着,谁也不再说话。


村里的月亮很亮,明天又该是晴朗的一天吧。

评论

热度(1670)

  1. R.O.D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2. kk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我想摸摸山鬼老师的奖杯😂
  3. 傅怀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4. Rinaldo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5. 肚皮朝上的鱼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6. 执骨生花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7. real_deal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8. 氢氧根栗子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9. 庭柚垂实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兔子柚抹茶奶盖
  10. HIKO_淮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11. 抹茶味的云糕( ˘•ω•˘ )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12. -安陈-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13. 以瞳为镜_以心为牢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14. 君役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15. 这是一个小号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16. ichaner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朔宇ng
  17. 阿王木木子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18. 意将万里倾衡霍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19. 本初子午咸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20. AirFeina-2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存存
  21. 樱舞罗裳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樱柔
  22. 山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山鬼老師存稿